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文章归档 > 2011年七月
2011年07月31日 21:14

[走出国门006]郑和与成吉思汗(1)

我在《[走出国005]风险管理与厕所效应》说到:一个公司可能遇到的风险包括微观和宏观上的风险。微观风险包括:合规风险(compliance risk)、操作风险(operational risk)(指错误地业务操作而导致企业亏损)、诉讼风险(litigation risk)、刑事风险(criminal risk)和名誉风险(reputation risk)。宏观风险则包括:政治风险(political risk)和系统风险(systemic risk)。很多中国企业在中国境内也许感觉不到这些风险的存在,但是这些企业一旦走出国门,进入另外一个陌生的法律环境,特别是法律执行得比较严格的国家,上述这些风险的敞口便会立即凸现、放大[1]。

就像一个人从一个小小的受精卵......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6日 19:31

评《对温州动车事故赔偿方案的分析》

丁金坤律师在他的博文《对温州动车事故赔偿方案的分析》中提到:“温州动车事故赔偿方案详情公布:赔偿标准以17.2万元为基数加上20万元保险理赔,总共37.2万元;另外加上遇难者家属交通费、埋葬费、等共计不超过45万元;事发后‘短时间接受’谈判并签订协议的‘予以数万元奖励’。首例遇难赔偿协议已达成,金额是50万。”丁律师认为该赔偿方案偏低。经过丁律师的计算,其最终赔偿额应当为61.8万,方为基本公允[1]。丁律师在另一篇博文《温州动车事故,不应限额赔偿》中提到:铁路事故赔偿中不适用限额赔偿,而应适用《侵权责任法》全额赔偿,与道路交通事故赔偿同一标准[2]。

&nbs......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4日 12:17

[走出国门005]风险管理与厕所效应

我在《[走出国门002]美国集体诉讼中国上市公司成风》中提到“…中国公司应当早早地做好充足的思想准备,制定好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制度,并切实可行地执行这些制度。只有真正地做到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顾名思义,公司治理制度是用来治理公司的;风险管理制度是用来管理风险的。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都是大题目,我们在以后的系列文章中会陆续提到。我们今天首谈风险管理,当然我们也只能谈很小一部分,比如,一个公司有什么样的风险需要管理?

一般来说一个公司需要管理的风险包括微观和宏观两个方面的风险。微观风险是指一个公司作为个体所面临的且在公司力所能及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1日 23:45

[走出国门003]为何美国允许股市职业打假?

上回书说到“中国上市公司频频在美国被提起集体诉讼已成常态。”(见《美国集体诉讼咱上市公司成风》[1])文中还提到:“很多公司对美国股市监管心存侥幸心理。这种侥幸心理是要不得的。美国有两大武器是侥幸心理的天敌。这两大武器,第一是集体诉讼;第二是允许股市职业打假人的存在(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很多专门靠打证券市场集体诉讼而赚钱的律师事务所)。因为他们有经济上的动力,所以这种动力是最持久、最给力。”既然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了美国股市的职业打假人,那我们不妨再深入地谈一谈这个话题:为什么美国允许股市职业打假?美国的这种制度对我们中国股市有什么样的借鉴意义?

如......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1日 11:10

[走出国门002]美国集体诉讼中国上市公司成风

[此博文是为了存档而重发。2011年6月19日以前的博文、博友讨论、统计数字因为本人的错误操作几乎全部被删除。]

2011年3月8日,相关原告以被告中阀科技(China Valves Technology Inc)及其相关高管对重大事实作虚假和误导声明,从而给原告造成损失为由对被告提起集体诉讼。受理法院为美国纽约南部地区美国区法院。3月18日,另外两家中国概念公司及其相关高管因为同样的案由被起诉至同样的法院——这两家公司是:中国高速频道公司(China Media Express Holdings Inc.)和盛大科技公司(ShengdaTech Inc.)

中国上市公司频频在美国被提起集体诉讼已成常态,中国人寿股份有限公司、UT斯达康、网易、......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9日 14:34

[走出国门001]中国公司在美遭23亿美元天价索赔

2011年4月22日,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一件民事案件陪审团裁定一家中国公司和其股东邹永宁(Zou Yongning的音译)向美国一家公司St. Jude Medical Inc. (“SJM”)赔偿23亿美元。理由是邹永宁在该美国公司工作期间盗取了该美国公司的商业秘密并将该秘密用于其在中国苏州成立的一家公司与美国SJM公司不正当竞争。邹永宁在该苏州公司占有47.5%的股权。根据诉状,该苏州公司的英文名字为Nervicon。在该SJM一案审理时,被告没有出庭,所以法庭是缺席审理。[1]。

大家看到这里是不是会惊呼:23亿美元的损害赔偿?这家中国公司岂不要破产?请大家稍等一等,我们在本文......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7日 16:50

竞争是银行业的一剂良药

竞争是银行业的一剂良药

—— 评 胡舒立《拆除利率双轨制》

胡舒立主编于《拆除利率双轨制》提到:“时下,官方利率与民间利率间日益明显的背离,俨然构成‘资金价格双轨制’。鉴于其巨大的负面效应,决策层应果断推进利率市场化,尽早并轨[1]。”

无独有偶,张化桥在其《为高利贷平反昭雪》一文中提到:目前,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吸收存款,不能拆借资金,不能经办委托贷款,负债率又受到政府的极不公平的限制(小贷公司0.5倍,而典当行1倍,担保公司10倍,而银行10-20倍)。目前小额贷款公司收取的利率......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2日 17:07

贪婪是好还是坏?(评《华尔街:金钱永不睡眠》)

[因为本人的错误操作,2011年6月19日以前的博文、博友讨论、统计数字几乎全部被删除。此博文是为了存档而重发。最可惜的是博友们当时富有激情和睿智的评论再也拿不回来了]

前几天到美国出差,去的途中看了两部电影:《华尔街》(Wall Street)和其续集《华尔街:金钱永不睡眠》(Wall Street: Money Never Sleeps)。在《华尔街》中道格拉斯主演的高登(Gordon Gekko)在贪婪的驱使下,大做内幕交易和虚假陈述,其因此被关进大牢将近八年。这部电影好像一个主题鲜明的高中课文:贪婪是不好的、贪婪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贪婪是要被惩罚的、惩罚的结果可能是包括坐大牢的。

但在续集中......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0日 11:35

中国枪法与金融监管

中国枪法与金融监管(评《陈志武:过度金融监管将牺牲金融自由度》)

7月5-6日由大商所和期货期权世界联合主办的“中国及全球衍生品市场发展论坛”在大连香格里拉大酒店召开,专题讨论中国及全球衍生品市场发展趋势。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经济学陈志武教授作了《过度金融监管将牺牲金融自由度》的演讲[1]。陈志武教授认为金融衍生品的作用很大,即使在金融危机期间,做衍生品的银行利率更低[2]、且能维持更高的杠杆化比例[3]。有CDS交易的企业能以更低的利率借到更多的钱[4]。最后,陈志武教授总结道:“我们呼吁加强监管的时候,每加强一种监管,社会必然付出越多代价,不要认为监管会给社会带来好处,没有影响,......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6日 18:11

China Should Be a Businessman to the West!

The latest advertisements in The Economist’s “Where do you stand?” series – currently placed throughout the subway system in the U.K. – present two contrasting posters on China’s relationship to the West. One poster displays a menacing panda with devilish red eyes under the headline “CHINA IS A THREAT TO THE WEST”; the other, a gentle and naïve panda with the headline “CHINA IS A FRIEND TO THE WEST.”[1]

The Economistreasons that China is a......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2日 20:24

[走出国门004]中国既不要做敌人,也不要做朋友

张翃在她的博文《中国是敌是友?》里提到《经济学人》在英国某个地铁里为其杂志所做的广告,该广告是两张配有熊猫图画的海报。一张海报上的熊猫俨然是一只双眼血红的魔鬼,魔鬼熊猫的上方配有标题为:CHINA IS A THREAT TO THE WEST(中国是西方的威胁);另一张海报上的熊猫仍是和往常一样憨态可掬。那憨憨的大熊猫上方的标题是:CHINA IS A FRIEND TO THE WEST (中国是西方的朋友)[1]。

《经济学人》所持的中国威胁论的理由是:1)军费十年翻三倍,是英国的两倍;2)(一些政治因素);3)原材料饥渴,耗尽地球资源,支持发展中国家腐败政权。其所持的中国是朋友的理由是:1)中国制造世界五分之一的产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