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文章归档 > 2013年八月
2013年08月29日 20:56

测不准的薄熙来案

量子物理学有一个测不准原理,它说的是在一个量子力学系统中,一个粒子的位置和它的动量不可被同时确定。精确地知道其中一个变量的同时,必定会更不精确地知道另外一个变量。对此,Brian Greene在其The Hidden Realty(《隐藏的现实》)中作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比喻:想一想给顽皮的蜜蜂拍照的过程。如果快门速度很高,你就会得到一张照片,记录着按下按钮时蜜蜂的位置。但由于照片一瞬间拍成的,拍到的蜜蜂没有动;照片没有给出蜜蜂的速度信息。如果你把快门调慢一些,拍成的模糊照片就传达了某种蜜蜂运动的信息,但由于照片很模糊,蜜蜂的位置就测不准了。你无......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8日 18:37

哪些行业最需反垄断?

前几天回江苏老家,父母一如既往地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东西。从市场上买回来的西瓜很好而且价格非常便宜,最好的西瓜也就八毛钱一斤。相比较我们工作所在地以及其他大城市的西瓜,是否好吃暂且不论,买一个西瓜得付出三倍以上的价钱。为什么呢?因为便宜西瓜运不进大城市——即使偶有漏网之鱼运进城市,也进不了菜市场。大城市的西瓜只能从大城市周边农场进货——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换言之,这些农场一家或数家就控制了大城市西瓜的进货渠道,从而让价格居高不下并攫取超额利润。

在大城市偶尔也能买到便宜的外地西瓜。......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3日 21:21

纵向垄断:本身违法与合理分析

(财新专栏作家 陈立彤)关于纵向垄断协议的两个大案,一个民事诉讼案件及一个行政处罚案件,终于落下帷幕。

民事诉讼案件是上海高院刚刚审决的锐邦涌和二审胜诉案。该诉讼案件标的额不大,但因其是《反垄断法》实施之后的第一个价格转售限制诉讼案件而备受瞩目。

行政处罚案件是发改委刚刚开出6.7亿元罚单的奶粉转售价格限制案件。该案件因为刚刚刷新了发改委行政罚款记录而举世瞩目。

随着这两个案件的落幕,法院(最起码是上海高院)关于纵向垄断协议的审理思路与发改委关于纵向垄断协议的行政查处角度开始接近。虽然我国不是采用判例法,但这两个案件透露出的一些审理与执法理念值得我们仔细地咀嚼与考......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2日 09:37

北京律师新疆援手急救人命

北京市安理律师所曾建辉律师出差乌鲁木齐市,从机场打车到酒店。路遇一交通事故,一福特追尾大货车,副驾驶处被严重撞瘪。一女受伤满头是血且抽搐中,显然严重失血必须急救。数十辆车经过无人停下。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曾建辉律师急令司机停车,与司机(维族小伙子)联手将伤者抬上出租车,并要求司机以最快速度送到医院。年轻司机好样的,一路狂奔!途中曾律师联系了医学院急救室,通知医生准备好。乌市近期修路堵得厉害,司机一路急穿小胡同,10分钟将伤者送达医院,把生的希望留给这位素昧平生的重伤同胞。         

......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7日 11:59

跨国并购:纯血or混血?(上)

2012年7月,来自西亚的石油巨富卡塔尔皇室以8.58亿美元高价收购了意大利顶级时装集团Valentino Fashion Group (VFG)。尽管奢侈品行业平均估值约等于15倍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卡塔尔皇室的报价却高达该公司2011年EBITDA的31.5倍,甚至远高于路威酩轩集团(LVMH)2011年以28.2倍于EBITDA的价格对珠宝制造商宝格丽(Bvlgari)的收购。

这次收购被英国《卫报》评论为“时尚金融趋势的标志”。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1日 10:04

为何执法突然变得严厉?

我国近期的反垄断与反商业贿赂的执法似乎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一下子进入了高峰期,随之而来的是媒体铺天盖地的报导以及博客、微博与微信的热议。而身在这执法漩涡中的各个公司、企业和相关经理有如热锅上的蚂蚁,经受着执法高温(以及大伏天高温)的煎熬。其中他们问的一个最普遍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执法突然变得严厉?

这让我想起杰克·伦敦小说《野性的呼唤》中的巴克。巴克一开始作为一只娇生惯养的壮健的猎犬,它充满着着对自己领地的热爱和对绅士般的生活的依恋,却被强行拽入了北极,暴露在对它而言完全陌生的残酷野外斗争中。“巴克在迪亚海滩的第一天像是一场噩梦,时时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