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知识分子的沉默与呐喊(附霍彬武朗诵音频《我有一个梦想》)

知识分子的沉默与呐喊(附霍彬武朗诵音频《我有一个梦想》)

作者:霍彬武 陈立彤

前一段时间,大家在热议一个话题,知识分子是否有沉默权。每一个人都有权保持沉默,知识分子也不例外,但唯有敢于为真理而呐喊的知识分子才配得上“知识分子”这样一个称号。这个称号也许黄万里称得上。

黄万里在1957年,讨论黄河水利规划和三门峡建坝会上,分析黄河利害,力排众议,舌战群儒,直陈:在三门峡建坝“将造成泥沙淤塞”,殃及上游。希望纠正工程设计的错误。后来,事实证明黄万里三门峡工程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整个三门峡工程造成的损失据估算不下百亿,相当于现在的一千亿以上。涉及到40多万农民从富足的渭河谷地向宁夏缺水地区移民,其中15万人来回迁徙十几次,给他们造成了人生中难以想象的惨剧,连国务院派去视察的高官都为之落泪:“国家真对不起你们!”。

尽管黄万里的意见和预言为后来严酷的事实所证明,当年却遭批判围攻,被钦定为右派,备受折磨。1961年他被下放到密云劳动改造,“所居半自地下掘土而筑”,文革中更是把他发配到三门峡挖厕所,以示惩罚。

1980年,黄万里被平反改正重返讲台,晚年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对三峡工程持不同见解。在90高龄,与采访他的作家徐刚言及治黄,老人仍几番涕泪纵横,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他们没有听我一句话。”

这样的知识分子,国外也有,比如马丁·路德·金。

1968年4月4日黄昏,马丁•路德•金在洛拉宾馆306房间阳台散心时遇刺身亡,终年39岁。他积极参加和领导美国黑人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一生三次被捕,三次被判刑。1956年他领导蒙哥马利改进协会,组织黑人进行抵制公共汽车歧视黑人的斗争。全城5万黑人拒乘公共汽车385天,迫使最高法院宣布在交通工具上实施种族隔离为非法。马丁极具演说才能,《我有一个梦想》是他演讲的代表作。1964年,因为马丁在黑人平权运动中不懈的努力,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美国政府确定从1986年起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马丁的诞辰为1月15日)为全国纪念日。从1987年起马丁的诞辰亦为联合国的纪念日之一

1968年4月4日黄昏,马丁•路德•金在洛拉宾馆306房间阳台散心时遇刺身亡,终年39岁。他积极参加和领导美国黑人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一生三次被捕,三次被判刑。1956年他领导蒙哥马利改进协会,组织黑人进行抵制公共汽车歧视黑人的斗争。全城5万黑人拒乘公共汽车385天,迫使最高法院宣布在交通工具上实施种族隔离为非法。马丁极具演说才能,《我有一个梦想》是他演讲的代表作。1964年,因为马丁在黑人平权运动中不懈的努力,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美国政府确定从1986年起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马丁的诞辰为1月15日)为全国纪念日。从1987年起马丁的诞辰亦为联合国的纪念日之一

对照黄万里,比较马丁•路德•金,“知识分子”虽然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称号,但它的实质是为了真理敢于奉献,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从这个角度来说,“知识分子”更是闪耀着真理之光的荣誉和荣耀!

 

我有一个梦想

(部分朗诵)

作者:马丁·路德·金

朗诵:霍彬武(为央视诸多频道和节目配音)(听音频

100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今天我们就是在他的雕像前集会。这一庄严宣言犹如灯塔的光芒,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黑奴带来了希望。它之到来犹如欢乐的黎明,结束了束缚黑人的漫漫长夜。

然而100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100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奴役。100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100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世。

就某种意义而言,今天我们是为了要求兑现诺言而汇集到我们国家的首都来的。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草拟宪法和独立宣言的气壮山河的词句时,曾向每一个美国人许下了诺言,他们承诺给予所有的人以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就有色公民而论,美国显然没有实践她的诺言。美国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黑人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资金不足”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但是我们不相信正义的银行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在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之库里已没有足够的储备。因此今天我们要求将支票兑现——这张支票将给予我们宝贵的自由和正义。

我们来到这个圣地也是为了提醒美国,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现在决非侈谈冷静下来或服用渐进主义的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民主的诺言时候。现在是从种族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深谷攀登种族平等的光明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向上帝所有的儿女开放机会之门的时候,现在是把我们的国家从种族不平等的流沙中拯救出来,置于兄弟情谊的磐石上的时候。

如果美国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黑人的决心,那么,这对美国来说,将是致命伤。自由和平等的爽朗秋天如不到来,黑人义愤填膺的酷暑就不会过去。1963年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有人希望,黑人只要撒撒气就会满足;如果国家安之若素,毫无反应,这些人必会大失所望的。黑人得不到公民的权利,美国就不可能有安宁或平静,正义的光明的一天不到来,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地基。

但是对于等候在正义之殿门口的心急如焚的人们,有些话我是必须说的。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不要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杯痛饮。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

现在黑人社会充满着了不起的新的战斗精神,但是不能因此而不信任所有的白人。因为我们的许多白人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与我们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他们今天参加游行集会就是明证。他们的自由与我们的自由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能单独站立。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向前进。我们不能倒退。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意?”

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我们就绝不会满意。只要我们在外奔波而疲乏的身躯不能在公路旁的汽车旅馆和城里的旅馆找到住宿之所,我们就绝不会满意。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我们就绝不会满意。只要密西西比仍然有一个黑人不能参加选举,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意。

不!我们现在并不满意,我们将来也不满意,除非正义和公正犹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奔流不息。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参加今天集会的人中,有些受尽苦难和折磨,有些刚刚走出窄小的牢房,有些由于寻求自由,曾在居住地惨遭疯狂迫害的打击,并在警察暴行的旋风中摇摇欲坠。你们是人为痛苦的长期受难者。坚持下去吧,要坚决相信,忍受不应得的痛苦是一种赎罪。

让我们回到密西西比去,回到亚拉巴马去,回到南卡罗来纳去,回到佐治亚去,回到路易斯安那去,回到我们北方城市中的贫民区和少数民族居住区去,要心中有数,这种状况是能够也必将改变的。我们不要陷入绝望而不可自拔。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里。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人人生而平等的真理不言而喻。”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从前奴隶的后嗣将能够和奴隶主的后嗣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绿洲,充满自由和正义。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立。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的道路变成坦途,那圣光披露,普照天地。这就是我们的希冀。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绝望之岭劈出一块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刺耳的争吵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足之情的优美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坐牢,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在自由到来的那一天,上帝的所有儿女们将以新的含义高唱这支歌:“我的祖国,美丽的自由之乡,我为您歌唱。您是父辈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移民的骄傲,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个山岗。”

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让自由之声从新罕布什尔州的巍峨的崇山峻岭响起!让自由之声从纽约州的崇山峻岭响起!让自由之声从科罗拉多州冰雪覆盖的落基山响起!让自由之声从加利福尼亚州蜿蜒的群峰响起!不仅如此,还要让自由之声从佐治亚州的石岭响起!让自由之声从田纳西州的了望山响起!让自由之声从密西西比的每一座丘陵响起!让自由之声从每一片山坡响起。

当我们让自由之声响起,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州和每一个城市响起时,我们将能够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那时,上帝的所有儿女,黑人和白人,犹太教徒和非犹太教徒,耶稣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将手携手,合唱一首古老的黑人歌曲:“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天父,我们终于自由了!”

扫描二维码加入“像搏击去演讲”,倡导并引领让搏击精神自己去演和讲。

该公号由陈立彤(中美律师)、朱家良(自由搏击大赛主持人)及霍彬武(为央视诸多频道及节目配音)主持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