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索马里海盗金盆洗手与中国医生塌方式腐败

索马里海盗金盆洗手与中国医生塌方式腐败

本文的标题很长且涉及貌似多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所以有必要在开头把本文的主题交代一下。本文所要探讨的主题是合规的驱动到底是什么?是大棒?还是胡萝卜?还是兼而有之?正如标题所提到的那样,我们要从索马里海盗讲起,最后讲到中国医生所谓的塌方式腐败。

 

索马里海盗金盆洗手做渔民

 

世界奇闻!连美国都没辙的索马里海盗为什么忽然销声匿迹了?原来竟是被一位日本寿司大叔消灭了!据日媒披露,日本著名的连锁寿司店「寿司三昧」老板木村清,一手“消灭”了索马里海盗。木村清的方法是雇用这些海盗当作捕金枪鱼的商人。虽然也有分析认为木村的以商治盗只是一个辅助行为,而并未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不管怎样,木村建立起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海盗捕鱼,寿司店买鱼”的固定模式并为索马里渔业作出了贡献。正如日本独协大学竹田勇美教授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说:“索马里海域一直存在外国渔船非法捕捞的现象,这是很严重的问题,索马里的近代捕鱼发展得非常晚,木村清的做法真的非常好。”

 

索马里沿岸是全球最繁忙的航线必经之地,也是海盗猖獗的最危险海域。获取来往商船的物资和赎金,似乎是极端贫困的索马里人唯一可靠的致富途径。尽管面临愈演愈烈的联合打击,越来越多的索马里却选择铤而走险。

 

一直以来不少大国都派出军队,仍解决不了索马里海盗问题。

 

对于他们来说,不盗即贫,海盗们三五成群,携带AK47与火箭筒等轻武器,驾驶快艇神出鬼没,不断打劫、绑架及勒索各国商船,严重影响了世界贸易。为了对付这帮海上飞贼,世界各国海军纷纷大动干戈,美国、北约(NATO)、欧盟、俄罗斯、日本、中国等皆相继派遣军舰前往该海域护航自国商船。但是这种大炮打蚊子的方式很难找到着力点:海盗也不傻,基本上看见大块头的军舰就躲得的远远的,看见落单的商船再下手。

 

这个时候,63岁的木村清提出的「以商治盗」方式发挥了巨大作用。日本是金枪鱼的消费大国,而索马里外海是高价金枪鱼的优良渔场,但过去因海盗猖獗而被敬而远之,木村清成为第一个敢于雇用索马里海盗捕金枪鱼的商人,并获得了巨大成功。

 

当地许多人迫于无奈才当上海盗。

 

日本网络流传一段木村清与海盗的对话:

木村社长:我需要好的金枪鱼!索马里这么好的渔场,为什么做海盗呢…

海贼:我们之前也是渔民,内战后没法打鱼,只有当海盗一条生路!

木村社长:那你们给我捕金枪鱼怎么样?

海贼:没有渔船啊!

木村社长:船我可以给你们。

海贼:我们也没有捕金枪鱼技术!

木村社长:这个我可以教你们。

海贼:捉到金枪鱼也没冷库保存啊!

木村社长:我来盖冷库。

海贼:不加入贸易组织也没法出口啊!

木村社长:我帮你们去谈。

海贼:那就这么定了!我们跟你捕金枪鱼!

 

木村清的这项策略非常成功。

 

听起来像电影情节,事实上木村和海盗的谈判过程大致也是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常年战乱使索马里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尽管拥有绵长的海岸线丰富的渔业资源,但渔民的小型渔船无法与来自欧洲与东亚的远洋捕鱼船抗衡。索马里人找不到经济上的依托,成为海盗打劫船只也是迫于生计,而且在各国海军打击下日子也不好过。

 

木村冒险找人安排前往与海盗见面,并提议可以雇佣他们到外海捕捉金枪鱼,比起当海盗在枪炮口下赚钱,靠自己工作赚钱来养活家人,会活得更有尊严。除了提供专业船只、捕鱼设备,建设冷冻仓库,传授捕捞大型金枪鱼技术,木村还牵头让索马里加入了印度洋金枪鱼委员会艇(Indian Ocean Tuna Commission,IOTC ),可以外销金枪鱼,同时还向海盗承诺将收购捕获的所有金枪鱼,让他们的生计及销路获得确保。

 

木村的努力效果是明显的,根据国际海事局的统计,索马里海域的海盗受害案件从2011年就开始骤减,2015年1到6月期间居然一件都没有发生。仅靠武力打击,也许海盗无法顺利打劫后想要「转行」;但如果没有新的工作机会,就算不当海盗,这些人也会寻求其他的犯罪方式,木村的方法从根本铲除了海盗滋生的温床。索马里邻国吉布提对木村的行为大为肯定,吉布提当局甚至颁发他勋章向他表示感谢。

 

木村与海盗的故事似乎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要让海盗循规蹈矩,除了靠船坚炮利迫使其就范外,还得给他们一条生路。在索马里,海盗和渔民之间的距离可能也就是每个月10个美刀的收入而已。

 

中国医生塌方式腐败

 

据中国之声报道,国家卫计委在2015年2月初下发《大型医院巡查工作方案(2015-2017年度)的通知》,在2015、16及17年三年内巡查41家医院,将反腐倡廉作为巡查工作重点,切实解决公立医院存在的诸多问题。而在这之前新华社披露,2014年,安徽省检察机关反贪部门共立案侦查医疗卫生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08件123人,其中院长16人、副院长6人,个别地市甚至出现塌方式腐败。安徽反腐风暴席卷医疗卫生领域,将公立医院塌方式腐败暴露在公众面前。尽管触目惊心,却未必令人意外。在很多人看来,那就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只是查不查、何时查的问题。就此看,安徽医疗系统的腐败情形有一定的代表性,而且不是孤案。

 

据2013年7月央视《新闻1+1》报道,福建漳州市纪委从2013年初至同年7月,共发现漳州市73家医院涉嫌医疗腐败,包括22家二级以上医院,案件涉及全市1088名医务人员、133名行政管理人员,九成医生涉案,堪称全线失守。到2013年7月医生退脏金额已高达2049万元,平均每人受贿一万八。就在前不久,央视“焦点访谈”两次播出广东高州市人民医院医生收受药品回扣等问题,共近四百名医务人员涉案,其中情节严重的39名医务人员和5名药商受到处理,另外有382名医务人员主动上缴回扣款,追缴违纪金额580多万元。

 

2015年4月27日,最高检通报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案,称其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3500万元以及价值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2015年5月10日,有媒体报道,某地级市相关医院8名正副院长和4名科室负责人,涉嫌在医疗设备采购中收受贿赂被查处。

 

对于这种塌方式的腐败,就像各国海军对付索马里海盗一样,我们国家不是没有“船坚炮利”。相反,我们国家制定有非常完备的法律,有刑法、行政法,还有各式各样的部门规章(详见拙著《商业贿赂风险管理》),

但是这种塌方式的腐败不见减少,相反却越演越烈!为什么?答案是我们的制度中忽视了医生的权益,

 

试举一例。国家对公立医院的投入不足,导致了医院被迫用药养医,甚而至于用贿赂所得增加自己的收入。浙大附属六所医院(浙一、浙二、妇保、儿保、邵逸夫医院、口腔医院)2010年总收入72.44亿元,其中业务总收入69.67亿元、国拨收入2.77亿元。可见国家给这些医院的拨款占医院总收入不到4% 。可见国家对公立医院的投入不足,迫使医院追求经济效益,将个人收入与业务收入挂钩现象在所难免。国家对公立医院如此低的投入一方面导致医院不得不在药品价格上加成,另一方面导致有的医生因付出的劳动与收入极端不成比例而因此收受贿赂,并在收取贿赂的同时优先就行贿人所供应的药品出具处方。

 

正如医改方案撰写人之一、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李玲在2010年3月7日接受中央电视台所采访时所说的那样:“一定要保障医务人员的待遇,因为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否则你是控制不了他那枝笔的。”

 

 

我非常反感用这种侮辱性地漫画来描述医护人员

即使是犯罪分子也不应当被这样侮辱,呼吁媒体手下留情

 

在医疗行业(及其他行业内)之所以会形成塌方性腐败,其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但如果我们的医生成建制地蜕变为“索马里海盗”,那么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制度中缺少了一个“木村大叔”。

 

总而言之,一个好的合规体系不仅仅是一些白纸黑字的禁止性规定,相反应当考虑到诸多方面的利益得失。“任何立志于长期取得成功的组织均需培育一种诚信正直和合规的文化,并充分考虑利益相关方的需求和期望。因此,对于成功和可持续的组织来说,诚信正直和合规不仅是成功的基础,还是一种机遇”(着重号另加)(《ISO19600合规管理体系——指南》引言)。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没有“充分考虑利益相关方的需求和期望”的合规体系是不够人性化的,就如同在对付索马里海盗时那样,各国海军只考虑到了把他们从海上清除出去(这是必要的),但我们也要有个木村大叔来悲天悯人(或者做生意)——这些海盗在陆地上也是要吃饭的(在做生意的同时,顺带地解决了“海盗”/“渔民”们的生计问题)!海盗们如此,医生们(包括你我)又何尝不如此?!

 

 公号“ISO19600”是由陈立彤律师创建并维护运营,其目的是为了推动《ISO 19600:2014合规管理体系——指南》在中国的落地、推广及其运用。该指南是为了一个公司、企业或其他任何一个组织设立一套以诚信为基础的合规管理体系并对该体系的实施、评估、维护和改善提供指导,从而有效地防范各种风险。陈立彤律师曾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与《ISO19600:2014合规管理体系——指南》的制定。陈立彤律师具有中国律师、美国纽约州律师执业资格,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著有《商业贿赂风险管理》一书。

推荐 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