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我在美国的几次投票

我在美国的几次投票

英国人会排队、美国人会投票!对于前者我体会不多,但对于后者我深有体会。在美国,投票无所不在,简直一言不合就投票或者搞类似的民主活动(比如抽签),我曾经就经历过好几次。

 

我在华盛顿大学读书的时候,被吸收进入法学院法学杂志编辑部做编辑,适逢主编换届选举,不投票怎么行?!投票的规则是法学杂志创立初期就定下的章程。有两个想做主编的同学也四处向编辑们拉票。我投的那个同学没被选上,但被选上的主编任命为副主编。

 

同样是在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有一天咖啡馆要取新名字,也通过投票表决。首先,大家先想名字,然后提交给组委会,然后发动大家投票表决。我投的那个名字没被选上,至于什么名字我忘记了,但被选上的那个名字我倒是记得很清楚:The Supreme Cup,跟那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的名字有的一拼。不知道华大的咖啡馆是否还在用这个名字?知道的朋友请说一声!

 

除了我参与投票之外,我还看到了美国选民“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积极参加大选——您没看错,我写的是人不分老幼——虽然,小朋友没有投票权,但他们都在积极参与。我记得2004年美国大选,克里与小布什竞选,我当时也在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当时一个教授的孩子在上小学,而这个孩子的班上就搞了一次模拟投票,那次模拟投票是克里赢得了“大选”,虽然克里那次输掉了全美大选,但克里在华盛顿州是赢的,所以孩子们的选票准确地反映了他们父母的心声。

 

我在美国经历过的最有意思的一次民主程序是到一个老师家吃饭,当时客人比较多,除了主桌大桌之外,还得增加一个小桌副桌,那么谁坐主桌、谁坐副桌就成了问题?显然,坐主桌的比坐副桌的似乎在客人的尊崇度上要高一些,但是饭桌前人人平等,怎么可以厚此薄彼?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抽签!院长、教授、老师、同学一视同仁,抽到哪个签就坐哪个桌子。老幼咸宜、童叟无欺!我抽到了副桌,然后就在副桌吃的饭。

 

总而言之,投票是人的政治天性,就跟吃喝拉撒睡一样,天生就会!不要人教的!而在美国,投票既频繁又自然,真的就跟吃喝拉撒睡一样!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