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对外投资与胆固醇

对外投资与胆固醇

[走出国门系列文章013]

前几天和一个朋友吃饭,偶尔聊起她的体检。她说她的胆固醇高,但我仍然看她在很享受地吃炖鸡蛋。我问她是否知道胆固醇高的人应当少吃鸡蛋,特别是不能吃蛋黄?她说她非但不知道,而且她的保姆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为她准备一个煮鸡蛋。她说她以后得多关注养生了,不能给自己的身体预埋一个个地雷、炸弹。

无独有偶,前几天一个朋友推荐一个需要在美国投资房地产的潜在客户,该客户想在美国德拉瓦州(Delaware)设立一个公司。该客户的投资工具既涉及自然人又涉及公司;在地域上既涉及中国,又涉及英国、香港、美国。我因此建议他先做一个税务筹划——设立德拉瓦州公司(或不设立该公司,或设立其他公司)这件事也应当放到税务筹划当中去。但是这个客户好像听不进去这个建议。他说该交的税就得交、并表示他的一个朋友跟他说,只要设立了这个德拉瓦州公司,差不离也就这样了。后来这个客户就断了音讯,有可能直接就去成立德拉瓦州公司了。

这两个例子虽然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我的这个朋友和这个潜在客户好像都有一个共同点——对自己所可能面临的风险不是太关心——要么听之任之、要么不愿意花时间或费用去精确地定位、量化风险。而事实一再告诉我们,对风险不关心,是要吃大亏的。我们对外投资失败的例子太多,我就不一一举例了。当然,我并不是说外国大公司对外投资就没有失败的。实际上很多国际大公司投资失败的事例也屡见不鲜,但是屡战屡败、光交学费不毕业的倒是很少见。究其原因,恐怕还是我们的公司对外投资的风险意识太过薄弱。在这里我试举一例。

我曾经在一个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篇文章,夸奖一个中国商人在非洲投资时如何与本地权贵、名流广交朋友、打成一片。写这篇文章的记者说:我们这个商人到非洲谈生意带的是什么?是茅台酒。而那些骄傲的美国人带的是什么?是更加骄傲自大的律师和会计师。

茅台酒好喝(假酒和含有塑化剂的除外),但它发现不了风险。而且送茅台酒开路还可能带来其他的法律上的合规风险(以后有机会再细聊)。毫无疑问,这些合规风险和投资风险势必会转换成对外投资的胆固醇,慢慢地弥漫、堆积在公司法人的血管壁上,从而让公司走上衰败、乃至灭亡的不归路。

***

欢迎推荐、评论,它们是本博文很重要的一部分。

推荐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