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中国股市的“降维攻击”

中国股市的“降维攻击”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描述了生活在三维空间的地球人与生活在同样维度的三体星球生物的斗争。但无论是地球人还是三体生物,它们一旦与生活在四维乃至更高维度生物对峙时,则立即溃不成军。因为生活在高维度的生物在看低维度任何东西的时候,低维事物的各个层次和细节都会暴露在高维生物的视野中,就好比生活在三维空间的人俯视生活在二维空间的蚂蚁那样(见后注)。生活在高维度的生物要想杀死低维度的生物,就如人类想杀死蚂蚁那样容易。所以,对于一个在技术上拥有几乎无限能力的文明,最有威力的武器不是飞机大炮、宇宙飞船,而是“宇宙规律”,“在真正的星际战争中,那些拥有神一般技术力量的参战文明,都毫不犹豫地把宇宙规律作为战争武器。”看到这里,我脑子里的第一个联想就是中国股市以及生活在中国股市各个维度的种群。

  生活在中国股市最低维度的种群无疑是“小散”,与生活在高维度的种群相比,小散们缺乏资金与信息(比如内幕消息),分析能力缺失(绝大多数不懂财务报表、也不懂K线图),政策扶持没有(比如小散们永远拿不到银行的低利率资金),再加上遥不可及的司法正义(没有能力,也没有财力打官司)。股市涨了,能赢个仨瓜俩枣,激动地唱国歌吃方便面;股市跌了,仨瓜俩枣没了,不唱国歌吃方便面,忘记放调味包也没有关系,因为眼泪添加了咸味。它们在高维度种群眼里是透明的、像蚂蚁般瞎忙活、存在与不存在都没有什么关系。

  从股市的低维度往高维度走,种群的维度渐次地增加和丰富起来。

  有的资金多了,维度低一点的自有资金多;维度高的自有资金不多,但钱来得容易且成本很低,银根一旦放松,它们第一时间就能拿到最多且最便宜的资金,赢了自己腰包鼓起来,输了公司、企业买单,当然,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

  有的信息多了,维度稍低的找内幕消息,维度更高的可以把高维度的裁判员拉进低维度一起做运动员,还有更高维度的可以制定政策。不管怎样,这些高维度掌握更多信息的,在股市铁定要涨时,吸筹一步到位;股市铁定要跌时,及时抛售或做空,然后潇洒地去旅游。

  有的分析能力强了,在高维度里的种群不是没有竞争和战争的,在同样的信息和资金能力下,分析能力强的有更强的战略布局和战术执行能力,能够在政策市里寻找更多的赚钱机遇。

  有的话语权多了,有的可以让很烂的公司造假上市、有的早早入局那些优质的、高成长性的公司,坐享资本红利,并把所有的非议定义为谣言。还有的维度之高、话语权之大,要么隐身于顶级维度中而让低维度种群无从知晓;要么所有维度的种群都收到了直接或间接的“超膜”通知,被禁止谈论或不敢谈论。最后股市本身也异化为高维度的超级提款机和政治风向标。

  当宇宙在黑暗森林状态下,星际文明的一种毁灭性攻击武器就是高维度的种群利用“宇宙规律”去消灭低维度的种群,比如“二向箔”——一个被力场包裹的像一张小纸片一样的降维武器,在与三维空间接触的瞬间,使三维空间的一个维度蜷缩到微观,从而使三维空间及其中的所有物质跌落到二维,从而通过降维攻击的方式达到消灭敌方的目的,太阳系以及里面的星球包括生物(甚至是病毒)就是这样被压缩为一幅二维的图画。

  无独有偶,在中国股市里面,高维度的种群们也会降维攻击,从而赢得超额利润。所谓降维,是指高维度的种群们会故意地或者不知不觉地把仅属于它们维度的特权留在自己的维度里,而不与低维度的种群分享。比如,低息快钱只有在高维度里才有,低维度的资金往往是血汗钱;低维度所拿到的信息永远是二手的、有损耗的、甚至是假的信息,而高维度的信息才是有价值的、与金钱等价的。当然,高维度的信息传播也许不是那么体面,可能是经过了压低的嗓门通过手机从厕所里传出来的,不过没有关系,它只要留在高维度就可以了。至于分析能力这个维度不言自明,而对话语权这个维度的讨论,也只能点到为止。

  不过,中国股市的降维攻击和刘慈欣笔下的降维攻击还是有区别的。前者的降维攻击不会真正地消灭低维的种群,因为低维的种群还得隔三差五地向高维度种群输血。当然,低维度种群不是没有被消灭的,首先低维度的种群因为其话语权的消灭,基本上也和被毁灭没有什么区别——你低种群说什么或说与不说,就如秋虫呢喃或者不呢喃,与高维度的种群是没有关系的,而且,呢喃一词只是高维度种群对低维度种群聒噪的一种浪漫想象,这种浪漫也只能存在于一帘幽梦当中。另外,也有低维度种群在形体上被毁灭了的——它们有的因为不堪亏损而退市,也有的因为走投无路采取了更为极端的做法。对于这些毁灭低维种群也是有一张战无不胜的“二向箔”,那就是股市有风险,风险各负。至于为什么有风险,那是因为你所呆的地方不对,不幸地处在低维而不是高维。这也正应验了刘慈欣在《三体》里的那句名言: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

  最后,借此文向刘慈欣致敬!《三体》是我迄今为止所读过的最伟大的科幻小说,没有之一!

  注:根据刘慈欣的《三体》小说,因为蚂蚁是有厚度的,所以蚂蚁和人一样同样也生活在三维世界里,而不是我上文所说的,蚂蚁生活在二维空间里。在刘慈欣看来,从四维可以看三维,但从三维看不到二维,因为三维是有厚度的,有一个维度可以阻挡和散射来自四维的光线,所以能从四维看到;但二维没有厚度,三维世界的光线完全可以穿过,所以二维世界是全透明的,不可能看到。当三维世界坍塌为二维世界的初期,人们可以看到的二维化后三维物质的能量释放效应(如被压缩为一幅图画的太阳系),一旦能量释放完成,一切都看不见了。

作者陈立彤为某著名跨国公司亚太合规总监、中国律师、美国纽约州律师。请加陈立彤律师的公号“陈立彤”(微信号:chen_litong)。



推荐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