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水浒》与男性危机

《水浒》与男性危机

 

  1998年版的《水浒传》开拍之时我就担心这一大堆男人在一起的戏会拍得走样了。我尤其担心的是会拍成一群革命干部或战士在一起开会的场景。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我们革命干部或战士(尤其是革命男干部或男战士)在电影或电视剧里每逢开会时都会有一个经典的会议场景——其中一个男干部或男战士憨憨地说一句话,然后其他与会人员非常会心地、非常理解地、非常善意且不失揶揄地大笑一下——好像没有此场景则衬托不出革命者那浓得化不开的革命加兄弟情谊。

    果不其然,98年版的 《水浒传》开播后,我发现了这个场景。那是鲁智深在五台山出家时出现的。当时一群和尚围着鲁智深,然后鲁智深憨憨地来了那么一句(注:什么话不记得了),然后一群和尚非常会心地、非常理解地、非常善意又不失揶揄地大笑一下。

    当然了,有笑就有哭。话说那鲁智深大闹五台山,弄得五台山的和尚们意见非常大,长老当然一方面得安抚众僧,另一方面又得感化鲁智深、让其乖一点。那长老是如何感化鲁智深的呢?那长老拿出一双僧鞋给鲁智深。只见那智深一边接过僧鞋,眼泪一边扑簌簌地流下来。天哪,这哪是“裸形赤体醉魔君,放火杀人花和尚”?这分明是一个姥姥疼、舅舅爱、且经稍许感化便会走上革命道路的小同志嘛!

    我当时看不过去,便用三郎的笔名在《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评论。大意是这编剧不仅糟蹋了鲁智深,也糟蹋了原文中虽着墨不多,但豁达大度形象跃然纸上的五台山长老。大家可以想象,如果那长老真是如此婆婆妈妈,缺少那降龙伏虎的气度和胸襟,如何能降得住那本非池中物的鲁智深?想当初鲁提辖、李忠和史进在潘家酒楼吃酒。“三个酒至数杯, 正说些闲话,较量些枪法,说得入港,只听得隔壁阁子里有人哽哽咽咽啼哭,鲁达焦躁,便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可以想象,如果那长老果真会婆婆妈妈地拿出一双僧鞋来,我相信鲁智深那醋钵大的拳头肯定早就伸出来把那长老的脑袋打得跟那“愤怒的小鸟”里的猪头一样。

    编剧、导演实在想让长老送点什么让鲁智深痛哭流涕也没有关系,但为什么一定要送双僧鞋?还不如送只狗腿、高粱酒什么的?让鲁智深看着狗腿(最好配上蒜泥)和高粱酒(顺便做个植入试广告)抹眼泪,我也就理解、释然了。

    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想这新版《水浒传》肯定有进步了。但是看到第三集《九纹龙私走东京城》我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我只能用目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试举几例。

    例一:林冲的岳丈让林冲转交给林太几丸保胎药。该岳丈在给药时不交待这药孕妇该怎么服用,却千叮咛万嘱咐林冲这药男人不能服用,否则会腹痛如刀搅,半天才能缓解。看林冲岳丈那千叮咛、万嘱咐的认真劲,好像林冲有过前科、专门偷吃妇科保健品似的。

    例二:林冲为了拒绝蔡京运生辰纲的差遣,灵机一动,把那保胎药给吃了,以便让蔡京、高俅这等小人相信林冲他本人生病了,不能去押送生辰纲。林冲吃了药后,结果立竿见影,不仅腹痛如刀搅,还口吐鲜血。大家试想一下, 如果一个体壮如牛的大老爷们吃了这保胎药马上腹痛如刀搅,并口吐鲜血。那孕妇吃了这虎狼之药,那胎儿还保得住吗?孕妇也好、男人也好,吃药都得先进肠胃,如果一副药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对一个男人有伤害,那么它对孕妇的伤害将是一样的。所谓保胎药无非是对身体的一种调理,男人吃了不应当出现那种腹痛如绞、口吐鲜血的症状。如果是这样,这药肯定是毒药。

    例三:史进在有十几个军官领工资的财务室公开大骂高俅嫉贤妒能、把王进排挤出京城,从而让王进郁闷而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史进还顺带把皇上宋徽宗也骂了——骂他把只会溜须拍马、玩踢球的高俅提为太尉。但是,史进在众官面前公开骂了皇上及皇上的大红人竟然什么事也没有。不过,各位看官,这还不是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镜头一转,后一幕从史进的嘴里得知,高俅竟然央求史进劝林冲去押送生辰纲。

    最不能让我容忍的是,那史进在财务室一边骂高俅、一边咧着嘴哭他那刚刚去世的老师王进。编剧、导演你实在要让史进哭也罢了,你为何还让他像小燕子似的两手扒着门框哭?

    看到这里,我想起《三联生活周刊》上曾经登载的一篇文章《拯救男孩》(2010年3月29日第13期)。这篇文章提到:加利福尼亚大学布劳迪在2003年《从骑士精神到恐怖主义》的书里追述说,早在工业化前夕,西方世界就一度笼罩着“男性危机”的阴影,弥漫着一种成年男人的躁动,有人担心随着工业化的到来将导致男性缺乏男人气,沾染上女人的娇柔之气,不再适合任何形式的抗争。我们的导演、编剧能把中国演义当中一群最具血性、最具阳刚之气的男人拍得如此莺莺燕燕、婆婆妈妈、哭哭啼啼,不就应证了“男性危机”的说法吗?

    我不反对拍梁山好汉哭鼻子。李逵的老娘被老虎吃了,李逵也曾大哭一场。拍英雄流泪的关键是得先把好汉们的英雄气先铺垫好,然后“倩何人,唤红巾翠袖,揾英雄泪。”说白了,英雄的眼泪是鸡精,而不是随便撒的胡椒面。写到这里,还想再说得远点,水浒里众多好汉的英雄气铺垫得远远不够。说到这,我得夸一夸98年《水浒》里的一个亮点。98年《水浒》众多男演员当中扮演宋江的李雪健最英雄。李雪健也是五短身材,既不舞刀也不弄棒, 好像也没有骂“他奶奶的”什么的。但他把一个男人在顺民与草莽之间因为皇帝与兄弟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从而产生的挣扎、痛苦、反复、决断、抗争一板一拍交待得清清楚楚,那刀枪棍棒倒成了形而下的东西了。这正是应了那句老话:男人决战岂止在战场?写到这里,长叹一声,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英雄辈出、灿若星辰,到了我们这一辈,英雄有无、多少暂且不论,我们咋就连英雄的故事都不会传颂了呢?

【后注:夸完了李雪健,也想看看张涵予的表演。我也看了新水浒第四集,但实在是看不下去。】

***

欢迎评论——您的评论也是本文很重要的一部分



推荐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