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立彤 > 执法量贩式

执法量贩式

        “量贩式”是日语“自助”的意思。量贩式卡拉OK,就是指自己点歌自己唱,唱歌的人自己就是服务生。而量贩式执法就是受害者得自己去伸张正义——受害者自己得充当警察去抓坏人、自己充当检察官去举证对方的坏人坏事、自己充当法警去落实赔偿。

 

        427日,2014年全国10公里路跑联赛西安站在曲江池址公园隆重行,本是一全民健身式的跑步活,却生了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来自州的在比途中,被其他参赛选手两次殴打,但他是没有放弃比,最终还获得男子10公里专业组亚军据悉当事情生后,曾告知勤民警,不可思议的是,民警他先找回被走的比布,并找到打人者,然后再看怎么理。不布和人都没有找到,也就没法再去案。根据定,如果没接到案,西安警方也就无法介入此事。经过警方、委会和强协调后,最终张家人以其名向西安警方案。比赛结束后,就从西安返回州。最新消息是组委会方面已经受到来自北京的巨大压力,因为体育总局相关部门已经要求必须严查此事[1]。换言之,如果体育总局不关注这事,张宝强恐怕难逃量贩式执法的厄运,还得自己先去找回被走的比布,并找到打人者。这就等同于一个人如果被小偷偷走了钱包,那么受害者得先找到小偷和钱包,那么公安才给立案。

 

        无独有偶,我本人也碰到过一个量贩式执法的事件。前不久,我们的车被一辆车追尾。交警在认定责任后,出具了一个所谓的《赔偿协议书》,该协议书中认定了追尾方的全责。在我们打了无数电话之后,肇事者终于同意并到相关的定损中心去办理定损手续。办完这个定损手续之后,肇事者的保险公司才同意派定损员去我方的4S店定损:4S店修理费共计2000元。4S店也把全套的理赔单证单据给我们,我们也把这套单证单据交给肇事方并由其签收。接下来应当是肇事方向其保险公司求保2000元,然后把这2000元转付给我们,但是肇事方以各种理由搪塞我们(比如保险公司的单据弄丢了或者拿不到所谓车主的身份证),我们也不知是不是肇事方没向保险公司求保,还是拿到了保费揣进自己了腰包。

 

     经过我们事后了解,现在交警的新政策是晚上九点以后到早上六点以前才能开《事故责任认定书》,否则只能开《赔偿协议书》。如果维修费在2000元以上的,还必须由受害方以及肇事方亲自到有关的定损中心用《赔偿协议书》换《事故责任认定书》。如果肇事方不愿意出面的,则受害方没有办法换到《事故责任认定书》,因此没有办法到保险公司去办理赔手续。有的受害方为了能够拿到《事故责任认定书》,不得不拿钱出来“收买”肇事方从而使得其“亲临”定损中心换《事故责任认定书》。还有更多的受害方则因为这劳民伤财的“量贩式”执法,而不得不像我们一样自掏腰包赔偿自己的损失。

 

         “量贩式执法”既有表面上的问题,也有根本上的问题。表面上的问题是这种“量贩式执法”纵容坏人做坏事——打了别人没事、撞了别人也没事(也许还能赚点)。根本上的问题其实还是两个字:利益。我相信打张宝强的人背后肯定有一个利益集团,该利益集团会因为张宝强拿不到冠军而受益;《赔偿协议书》制度后面肯定也有一个利益集团,其因为受害者得不到赔偿而受益。诚所谓“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页舟,出入风波里”,只不过是“一叶舟”好找,而“往来人”难寻。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找到了“往来人”,其又奈它何?



推荐 100